欢迎访问江苏南通海门太平山寺网站 新闻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观音灵感(四)

2015-08-14  │  太平山寺   │   字体:大 中 

第二节 救外患劫

一、救日护国

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,八国联军侵入北京,各占一区。日军所占区内有一寺,供古代传留观音圣像一尊,住持僧允赠供养,祈保两国兴盛和平。即迎往日本,建镇海楼于高丽海峡而供养之。迨癸卯年日俄战争,俄竭全国之力以攻日,水陆并进,其势汹汹。陆则利用西伯利亚铁路直逼海参威,海则尽驱波罗的海舰队,绕印度洋直入高丽海峡。当时俄以日本区区三岛,称霸亚洲,不难一鼓而歼灭之,日本灭,则中国大好河山,自为俄之属地,世界即无与抗颜者。不意是日大雾,日本海军士官都隐于镇海楼观音像前后,以伺俄军踪迹。忽一线清光,冲破大雾,见俄舰队尽集在前,日军皆奋勇争先,一鼓冲到俄舰之侧,将其全部击沉,未沉者皆被俘而大捷。从此日本海军崇信镇海楼之观世音菩萨,为亚洲之大慈大悲救世主。此为驻汉口日本领事濑川,持照片亲证于卢鸿沧居士,曹亚伯记。

二、护国息灾

日寇侵华,由蚕食而欲鲸吞,民国廿六年七月七日突袭芦沟桥,大战爆发,领袖蒋公领导全国军民长期抗战,国民政府迁都重庆,前方各大城市渐被侵占,后方城市亦遭狂炸。三十年更疯狂南进,偷袭珍珠港,攻陷东南亚及太平洋各岛屿,我国各海口均被封锁,滇缅路亦被截断,对外交通断绝,抗战日益艰困。三十一年冬主席林公暨各院部长派屈映光、张子廉居士,赴广东南华寺请虚云老和尚至重庆,商建护国息灾大悲法会,祈祷胜利,救国救民。考试院长戴公季陶任法会长,因参加僧俗人众,分在南岸狮子山慈云华岩两寺同时举行。十二月初八日开经,老和尚在慈云寺上堂法语云:“观音妙智力,能救世间苦,三灾八难除,苍生咸觉悟,国泰民安乐,雨顺风调护,菩萨降吉祥,除苦洒甘露。今日政府元尊,合国官绅,启建全国护国息灾大悲法会道场四十九日,令山僧率领全体僧伽,讽诵诸品尊经,加持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,称扬嘉号,祈观音之慈济,祷普贤之宏愿,转国运于昌隆,使民安物阜,劫难消除,冤敌灭踪,此界他方,均成乐土。”次年元旦在华岩寺升座法语云:“今朝新年元旦节,普天同庆皆喜悦,护国法会祈和平,共证菩提圆三德。国运昌隆亿万年,四海欢欣寇消灭,生民齐唱太平歌,岛域归降释冤结。”至廿六日法会圆满,后方各城市即未再遭敌机空袭,日寇果于卅四年八月归降,抗战胜利,主席蒋公宣告以德报怨,而释冤结,诚应验不爽也。

按日本参加八国联军,侵占北京,我僧以德报怨,允赠观音圣像,祈保两国兴盛和平。使日俄战争,日蒙救护而免灭亡,而我国亦获保护。讵日寇忘恩负义,侵略无厌,我 总统蒋公领导抗战,蒙佑胜利,而又以德报怨,保护天皇,安遣日俘,慨免赔偿,俾有复兴之今日。而又以怨报德,与匪建交,如不及早悔悟,则多行不义必自毙,其自遭恶报之时谅亦不远也。

三、祷即和平

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圆瑛大师,住上海大西路圆明讲堂。民国廿六年七月日寇侵华,即组灾区救护团,与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,共组僧众救护队,并设难民收容所及医院,救护伤兵及难民甚多。十月请国民政府主席林公函介南洋各总商会,率徒明旸前往,召集华侨分组募捐委员会,募款救济。蒋夫人电华侨捐款救济难童,即先汇款倡导。廿八年八月回上海,被敌捕解南京敌宪兵队,惟默念观音圣号,置生死于度外。经十八次严讯恐吓,始终不承认汇款援助重庆中国政府,但将募款救济难民,分汇沪汉各慈善团体,及各收容所与佛教医院之数目,请其调查属实,劝组中国佛教会,以资熟手,亦以老病辞,解回上海交保开释。卅四年四月起每日祈祷战争早息,世界和平,偈曰:“愿消浩劫见升平,世界从兹息战争,各国人民皆利乐,风调雨顺庆丰盈。”日寇果于八月投降,祈祷应验。此皆由于领袖 蒋公领导全国军民抗战到底,所得之最后胜利,而观音菩萨之护国救世,有求必应,诚不可思议也。

四、人舰均安

方伦居士,现退居高雄左营。民国二十六年日寇侵华,年四十一,任楚同军舰轮机长,担任长江下游防务,转战苏皖鄂三省,每遇敌机搜索轰炸时,便念观音菩萨,一年之间,大小军舰六十艘,几被炸完,只剩三、五艘尚能行动。而年逾三十之楚同老舰,却人舰均安,毫无伤损。全舰无一人划破一块皮,流过一滴血,且能试航,安抵重庆,洵称奇迹。

五、炮轰人安

民国二十七年五日初,日寇进攻河南省城开封,先用重炮从东北方向城内轰击,城内东北角有铁塔,凡十三层,高数十丈,正当其冲。初四日战事进入高潮,炮战最为激烈,所有攻城炮弹,几全集中铁塔,东北面全被击毁。旁有铁塔寺,四周落弹甚多,前后及屋顶布满弹片,瓦多破碎。而城中闹区,落弹不过十杖,伤亡民众亦不过三、五人而已。后据日军云:“因发现塔上有人,故以全力轰击。”当时局紧张时,附近未逃之人,多避难寺中,住持严净老和尚,领众齐集大殿念观音圣号,坚信仗菩萨慈力,必能化险为夷。故当炮声激烈狂轰时,虽惊心动魄,震耳欲聋,老和尚要大家高声念,而人心渐定,不觉惊怖。忽一炮弹破墙冲入大殿而爆炸,轰隆一声,弹片四射,天花板破一大沟,四周木柱板壁,洞伤殆遍,竟未伤一人。所有玻璃佛龛、佛像、挂图镜框、供桌供品等,亦毫未损伤。尤以德光法师依壁而坐,板壁及座椅全毁,师自椅上跌下,竟未受伤。现任狮子吼主编法振法师,当时亦避难该寺,叹为奇迹。
按塔上无人,日寇所见者,必为菩萨示现,引敌集中炮击,使闹区落弹甚少,减少军民死伤。尤以弹穿大殿爆炸,竟未伤人,皆蒙护佑也。

六、堕江获救

崔慧朗居士,生长上海,毕业教会学校,得咯血症。迨嫁江苏澄东县周庄乡龚大千为妻,翁龚宗元,皈依印光大师,持戒念佛,创办皈光莲社,宏扬佛法,获常追随。夫宦首都,随居数载,民国廿五年冬咯血复发,求观音菩萨垂佑,梦见衣冠整洁之青年,授饮清水一杯而即愈。廿六年抗战军兴,南京撤退,其夫仓卒登轮,拟赴汉口,驶至九江下游,忽遭敌机轰炸,堕入江心,昏迷中急念观音圣号,随手获一箱板,得未沉没。时正黄昏细雨,忽遇英轮经过,得庆更生。崔在家每日加诵普门品,为夫回向,数月后得信平安,在赣工作。当澄东沦陷时,举乡远避,炮火连天,崔独在家,安产一子。各乡惨遭敌劫,周庄乡竟安静如恒,毫无损失。子女五人,偶有疾病,求服大悲水,即奏奇效。遂皈依印光大师,持十斋,誓生极乐。

七、

母女均安

李书德居士,法名慧渡,河北石家庄人。大陆陷匪后,率次女温汉庆,随夫温黻延来台,现寓台中市二分埔慈善寺养老院,女任清水镇国校教员。民国廿六年日寇侵华,从南京逃到安徽徽州,遇敌机轰炸,适在旷野荒地,草木皆无,只好卧伏地上,将七岁次女藏在怀内,以身庇护,一心默念观音圣号,祈保平安。敌机以机枪胡乱扫射,只见人如山倒,死伤遍地,待敌机去后,方从死尸内爬出,所着棉裤,弹穿七洞,母女二人,毫无微伤。

八、机毁敌亡

虚云老和尚,于福建鼓山出家受戒后,即隐山后岩洞,礼万佛忏三年,常处深山大泽中,一心观照念佛及观音又三年,虎狼不侵,蛇虫不损。后虽参禅大悟,仍一串佛珠不离手,一声佛号及观音不离口,常教人念佛及观音,灵感甚多。民国廿七年夏至广州,陈培根居士有新宅一幢,家住香港,宅中仅留司阍一人,请暂住其楼上佛堂。敌机数十突来轰炸,左右楼房数十幢,顿成墟烬,死人无数,老和尚住处门窗悉震碎,全宅幸无恙,与阍者亦均安然无事。自广州陷敌,广东省政府迁曲江,军政人员时来南华寺,敌寇侦知,以为假寺会议也。卅一年七月某日有显要多人来寺,敌机八架突绕寺不去,老和尚令各僧归寮,客入祖殿,独上大殿拈香趺坐,忽一敌机俯冲而下,投一巨弹,竟落寺外河边树林中,无伤也。机群又复旋绕,忽于寺西十里之马坝,两机相撞,机毁人亡。从此敌机不敢来寺,即南北飞亦绕道而行也。

九、三救大劫

适西居士,湖南常德人,业中医。世代供奉观音菩萨,皈依三宝,持戒念佛,凡遇危险,皆蒙救护。民国廿八年己卯四月廿六日午后五时,敌机轰炸常德县城,遍投燃烧弹,城内外焚毁过半。时在是缘国医馆,急奔归,沿途火势猛烈,速念观音圣号,求解厄难。黄昏抵寓,妻已锁门,携幼逃走,不知去向。避难者途为之塞,怆惶失措,若有使其西行者,忽在昏暗人丛中闻妻大呼,忙取钥返寓,收拾藏书,与火场仅隔池水,飞熛寓壁,焰已尺余,幸赶至取水浇灭,得免火劫,稍迟一步,则成灰烬矣。

五月初七日晨在医馆早餐,突来敌机三十余,环绕轰炸,逃避不及,伏地持大悲咒,闻坍墙倒屋声,心慌意乱,讷口不知所云,改念大士圣号,历二小时,敌机始去,幸免于难。急返寓,左右房屋皆毁为瓦砾,寓独无恙。物皆震倒,惟大士像安坐如故。死伤遍地,惟妻等走避不及,虔念大士圣号,被邻屋压倒,幸有木撑住,大小三口,恰在屋架空处,伤痕均无,赖人救出。

三十二年癸未十月下旬,日寇进攻湘西,大劫当前,纷纷逃避。廿六日由县城奔回,家人正惶恐无措,即率全家十余人,携观音经咒,伏林莽中,同念圣号五昼夜未息。三十日回视住宅,遇四敌兵,仅将皮包取去,并未杀害。敌随入山,距家人伏处仅三丈余而未见。十一月一日敌骑百余沿门经过,人宅均安。而上下左右邻舍,及远近路途山中,被劫遭难者几无幸免,同此时地,惟居士家十余人独免灾劫,均获安全,皆蒙菩萨灵感加被之所赐也。

按急难时心慌意乱,念经咒均不适宜,惟念观音圣号,字少易念,较易得力而速邀灵感。

十、狂炸幸免

沈琢之,江苏盐城县人。母信佛,尤崇敬观音菩萨,每日焚香礼拜,虔念大士神咒不辍。日寇内侵,盐城失陷,奉母避居西乡卢家庄,某日友约外出,该庄突遭匪劫,无一幸免。母耳失聪,只顾念佛,未受虚惊,匪亦过门未入。旋迁冈门镇戚家,民国三十年正月廿五日敌机狂炸该镇,戚家三面火起,一部中弹,沈妾甫扶母冲出,火即围堵。沈适因事赴北乡,闻讯赶回,母幸无恙。是年母以寿终,送柩北城,启父茔合葬,距敌甚近,屡察以望远镜,卒未开枪射击。因母虔敬观音,故有如是之感应呵护也。

十一、遇敌获救

沈载传居士,沈琢之之兄也,中年信佛,尤敬信观音菩萨。抗战时任某师参谋长,一日,穿便衣,乘自行车,赴泰兴古溪查访,途遇两日兵,指为国特,欲杀之,而言语不通,无从申辩,惟默念大悲咒,求菩萨救护。正当两兵举枪相向时,忽一敌军官至,互语片刻,向沈注视后,挥手令去。当此千钧一发时,一念圣号,有感即应,俾死里逢生也。

十二、船穿人安

钟张冰如居士,江西萍乡人,现住台湾南投中兴新村钟焕臻居士之妻也,常念白衣咒及观音圣号,抗战时随夫辗转各战区,不忘念佛,故获履险如夷,信佛益诚。三十二年秋乘船经鄂西三斗坪,遭敌机轰炸,弹落船之前后,波涛翻腾,默计必死,急朗念南无观世音菩萨,船忽被激靠岸,发现船身洞穿,弹焰未熄,幸免于难。

十三、屡蒙救护

余家祖传三教并信,因自幼蒙观音菩萨护佑,故敬信尤笃,家堂旅次,均供奉阿弥陀佛、观音菩萨、关圣帝君、及天地国亲师位,早晚上香礼拜,以报四恩,祈保平安。民国廿六年七七事变后,奉调驻黄石港工作,令兼大冶县第二区区长,日夜纷忙,积劳成疾,仍乘轿公出,忽遇士绅田维中,精中医,一药而愈。适敌陆海空军联合猛攻,指挥民众自卫队,协助国军坚守黄石旬余,死伤如积;常出入枪林弹雨之前线,搜集情报,巡视循环狂炸之市区,维持治安,皆履险如夷。廿七年十月廿三夜我军撤离,大冶县政府亦撤往鄂城梁子湖,因兼公职,不能潜伏,曾奉准交卸公职后赴汉口或宜昌报到。次晨始率区署员兵后撤,遭敌前哨追击,且战且退,尚存随身数人。将携出武器等赶交县长向铁,请准离职,适我军撤离武汉,被迫随军沿粤汉路转进,又遭敌机沿路狂炸,前后左右,血肉横飞,断肢残臂,怵目惊心,竟毫发无伤。改行湘鄂公路,至通城县,旧病复发,得返家调养而即愈。因我军撤守九岭,家在敌前,急率全家避难相师山,协助李国器表叔组训岳通临边区游击总队,保卫桑梓,拒敌侵扰,每临危转安。因宜昌路阻失联,被误报临危潜逃,法应处死,廿八年秋经敌前线,赴宜转渝,一路平安,待罪中枢,终获昭雪。调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工作,频遭敌机狂炸,屋毁人安。三十年疏散童家桥,一日空袭,正赶办要公,甫办毕出门,机已临头,距防空洞尚远,急卧桥旁沟中,弹从空降,正当卧处,突呼观音求救,声甫出口,弹随风飘,斜落对岸,竟又幸免。此后频逢艰险,皆遇难成祥。当时尚不知念佛及念观音圣号,犹冥感显应,屡蒙救护,无往而不蒙其覆祷也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请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参与讨论
  • 评论人自行承担不当言论可能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版面的相关内容
  • 菩提之夏官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内容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站点评论条款
太平山寺微信公众号
热门评论